暮雪悲凉

在下暮雪悲凉,,可以叫我暮暮,钟爱菊花体,擅长手作,文笔很渣但是在努力奋斗中,喜欢画画但是不怎么样,希望能够在lof认识更多人

希望表删我帖(意味深长的笑容)


蓝启仁:温若寒!温若寒你人呢!给老夫出来!老夫受不了了咳咳咳(气到说不出话)


(某景仪:云深不知处不可大声喧哗啊……/小声bb)

嘿……嘿嘿嘿

本来想用笔的

回来想想算了爪子比较好使

(来自画渣的沙雕日常)

暮色起看天边斜阳,恍惚想起你的脸庞。

——《爱殇》

蓝思追X金凌(幼体) 嫁我可好

#私设思追15岁,金凌5岁


#文笔极渣不喜勿喷


辣么请看下文↓



………………分割线………………





      清晨,阳光正好,蓝思追走在去莲花坞的小路上。他正沉思着如何同江澄交代蓝曦臣受伤的事,不知谁一不小心撞到了自己,他低头一看,紧锁的眉头舒展开来。

     

         他弯腰轻轻把人扶起。“思,思追哥哥!”被扶起来的人喜出望外,大声的叫唤着。蓝思追听着人儿唤自己名字,垂眸浅笑,把那小小的人儿抱起来,轻刮他的鼻子道:“金小公子怎的会在这?”金凌笑着说:“那日宴会结束,阿凌就不曾见过思追哥哥了。”

        蓝思追听见这话,眉眼笑意更深,变戏法似的拿出一颗糖,在怀中人儿面前晃晃:“金小公子可要吃糖?”金凌看了看糖,又摸了摸自己的脸蛋,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后,向蓝思追摇了摇头道:“阿凌,阿凌不吃糖,近几日舅舅和道长哥哥每次见到阿凌都给糖,你看,阿凌都胖了!”说罢,抬手揉了揉自己的脸。蓝思追看人可爱也轻捏他的脸:“金小公子,在下看来你并没有胖,若是小公子不吃这糖……那蓝愿只好……”蓝思追说着就要把糖放进嘴里,但金凌可就反悔了:“阿凌,阿凌要吃的。”“噗嗤”蓝思追不禁笑出声来,把糖塞进人嘴里,揉了揉他的小脑袋:“金小公子生的真是可爱,不知小公子今年几岁了?”金凌任由他揉着,掰着手指头含糊不清道:“阿……阿凌五岁了!”

       蓝思追摸了摸自己的下巴,低声道:“五岁啊……那还久着呢。”“思追哥哥在说些什么呢?”被唤的人愣了几秒,随即恢复了往常的笑容:“在下可否唤小公子为阿凌?这样也好亲近些。”金凌重重的点了两下头,朝人甜甜的笑着。

        蓝思追轻笑:“阿凌笑起来真可爱。”金凌听了这话心里很高兴,道:“若是思追哥哥觉得阿凌笑起来很可爱,那阿凌便多笑笑!”蓝思追听人言语不禁轻笑二声,便在人额上落下一吻。后意识到自己先前的言行着实不妥道:“啊……失礼了,阿凌。”“唔……没事的,思追哥哥笑起来可好看了,阿凌最喜欢思追哥哥了!”金凌说完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,低下头来小声道。

          蓝思追听见这番话愣了愣,看着自己怀里的人:“是吗……喜欢便好。”他抬手捋了人额前发丝,金凌蹭了蹭他的手,蓝思追心里乐开了花儿:“既然阿凌喜欢我,那我便把阿凌娶回姑苏可好?”蓝思追不紧不慢的逗着人。“这个……阿凌,阿凌还小”金凌捂着自己通红的脸,“还不到出嫁的年……”或许是意识到自己说的话有些许奇怪,突然反应过来,“阿凌是为男子,思追哥哥怎能这样说!”“阿凌不必当真,只是逗你罢了。”闻人天真言语不禁笑出了声,安慰似的揉了把人通红的脸颊,遂把人放下。“嗯……”金凌抬手挠了挠自己的脑袋,“如果是思追哥哥的话……应该……可以的吧。”

         金凌意识到自己说了些什么后,便向远处跑去。“欸别跑,小心摔着。”蓝思追难得高声呼喊,疾走两步追上人后,敛了唇,边笑容再次把人抱在怀里:“以后别跑那么快,蓝愿会心疼的。”见人没什么事,便柔了语气,话锋一转继续道:“可以的是么?那等阿凌再长大一点,就把阿凌娶回云深如何?”金凌跑到一半竟被人抱起,转头一看竟是刚刚的人:“阿凌,阿凌不会摔跤的!思追哥哥尽管放心!”又听见人说道要把自己娶回家,再次羞红脸:“唔……好的。”蓝思追嘴角钩了噙笑浅浅,垂头附上人唇,“既然阿凌答应了,那便这样说定了,等到阿凌长大了,就把阿凌娶回云深不知处。”金凌的脸红得不能再红了,索性直接埋在蓝思追怀里,不肯把头抬起来,蓝思追也只是笑着,把他抱回了莲花坞。

(在一旁目睹全过程的某景仪:思追……你这样子……三年血赚,死刑不亏?)